贴吧神文《一梦换须臾》

贴吧神文《一梦换须臾》,原名《坐在房间窗台蹭了几次楼上的wifi,结果那女孩敲门对我说》,出自帝吧,回复数10万+,阅读量上亿,被吧务加精,很长……

四月份买了个智能手机。就在那个月流量快要用完的时候,听同学说过有wifi可以蹭,当自己在房间打开wifi搜索的时候,看到一个“密码是xxx”这个名称的接入点,当时自己很SB的摁了xxx,更让人无语的是居然能连上去,那几天,每天晚上就是坐在窗台蹭楼上
那家的wifi,直到那天晚上,楼上那姑娘敲门对我说:我说你能不能每天晚上都不要坐在窗台啊……你知不知道这样很……
现在在外地看到这个手机,要是那时候继续用我的诺基亚普通手机,要是那时候不知道有wifi这个东西,要是那时候没有接入那个wifi热点,我想如果这样的话,楼上那个女孩子也不会来敲我的门,还是慢慢说这个事情吧。
自己是一很不起眼大学的大四生,去年四月的时候,看边上的朋友都换了智能手机,自己也去买了一个。
实习的地方离学校还是蛮远的,所以在公司附近租了一个房间,没有把宿舍的台式电脑带过来,每天晚上就是抱着那新买的手机玩,流量是刷刷的流,还没到月底就已经用完了120M。
听同学说过有wifi这个东西,所以试着点了下,当看到一个“密码是xxx”这个名称的接入点自己心里骂了句:这是哪家SB,密码都说出来了还上锁,而自己更SB的是输入上面说的密码!让我无语的是,当自己输入上面标明的密码后,神奇的连上这个无线网。
看到wifi信号显示是三格满的,这个接入点的终端应该离我很近,说不定是楼上那家,因为前段时间房东从我房间的窗台收线,说楼上的不用宽带改用无线的,那根宽带要给别人用,应该这个标明密码的的接入点是住在我楼上这家的吧!
租的这个房间离公司不远,我们系那时候很多学生在这家公司实习,所以偶尔下班回来的时候也能碰到一两个熟人。
四月份的杭州,天气已经开始转暖,每天晚上最享受的一件事情就是去弄堂口的那家凉皮店吃夜宵,10点深夜的街头,点一份凉皮加一份小笼包子,坐在路边的小摊上,很享受的一件事情,以前每天都是8点来的,这几天都改成了晚上10点,因为前几天在巷子口遇到的那个女孩子!
那是前天加班回来晚了,走到巷子口那家小店买了包烟,就在自己站在店门口点烟的时候,余光看着不远处走过来一女孩子,很清新的打扮,上身是淡蓝色的小夹克,下身是女孩子经常穿的裤袜,她的两手揣在兜里,手臂紧贴着小夹克,肩上的挎包在那晃晃悠悠,看到她走到巷口的那家小吃店坐了下来,然后点了份一个人坐在那吃着。
点着了烟,盯着那女孩子的背影看了一眼,抽了一口转身往巷子里走去。
回到住的地方,自己给远在一千公里之外女朋友打了个电话,也许在宿舍哥们孙远看来,我和她就是一怪胎,那时候每次在宿舍给自己女朋友打电话后,孙远就会说:何溢华,我真TMD的服了你,异地恋都三年了,居然还没分!
是的,这就是我和我女朋友景瞳,我们确实是怪胎,异地恋三年多了,到现在快毕业了,也没有分手的预兆。和女朋友是高中的同学,而且是同桌的那种,只不过大学没有在一个城市,她留在北方,而我去了南方。这么两三年来,每年和她见上两次,寒假和暑假。
不过很奇怪的是我们对这种关系似乎很满足,隔几天才打一个电话,用孙远的话来说,我和她已经到了那种老夫老妻的程度。每次寒暑假回家的时候,都会牵着她的手去逛街,不过自己从没有碰过她,和她在一起睡过。也许在我们看来,等我自己大学毕业了,然后拿个毕业证回到我们原本在一起的城市,然后是一起工作,然后再是和她结婚,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只是……
如果我没有买那个手机
如果我没有蹭那个wifi
如果我没有在巷子口看到那个女孩子
现在的生活肯定不是这样的吧。
那天晚上洗漱完了躺在床上,像往常一样打开wifi,然后自动连了上去。那晚上不知道从楼上哪个房间传来很好听的葫芦丝声音,蛮好听的,记得学校每次元旦晚会或者迎新会都会有女生表演葫芦丝。安静的夜晚,葫芦丝的旋律在优雅的上扬,也许是因为声音比较小,也许是因为确实吹得好。也没有人走到窗台大喊影响休息了。那晚上自己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实习的生活很是无聊,不过好在还有一个月就可以结束,然后是回到学校做论文答辩,然后就是毕业了。
晚上走在回来的路上,还在想着毕业之后怎么办这个问题,走到小巷的口的时候,看了下时间是晚上9点50多,看到老板在那吆喝凉皮,那晚上居然鬼使神差的坐下来点了份自己从未吃过的凉皮。看着别在手腕的手表指针慢慢的摇到10点!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昨晚上这个时间我站在超市门口点烟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昨晚上这个时间点烟的时候看到那个女孩子远远的走来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昨晚上这个时间那个女孩子一个人坐在小摊上点了份凉皮
真不明白自己那晚上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坐在那小摊,吃着自己从未吃过的凉皮,想着昨晚看到的女孩子!
凉皮的味道让人说不上来,也许自己是心不在焉的,尝不出是什么味道。就在我漫不经心的盯着手表指针的时候,已经是10:30,起身付了钱然后往回走。
不知道为什么回去的路上心里觉得少了什么,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青石板的巷子路,中间不知道谁扔了一个易拉罐瓶子,扬起脚踢了下,铝制易拉罐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很多时候觉得一个人记忆好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记得那时候宿舍几个哥们聚在一起看《裸婚时代》,当时童佳倩的形象深深的印刻在脑海中,所以对和她发型和长得像的女孩子,都有着无法抗拒的感觉,记得去年回家的时候,带着景瞳修了个和她差不多的发型。
我想今晚上能鬼使神差的坐在这小摊,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昨晚上那个女孩子和自己心中完美女生有了几分相似。仅此而已……
回到住的地方,孙远打了个电话过来,告诉我马上实习完回学校就是大四毕业欢送会,让我把策划书做出来,大二之后,我是我们基础课部的小小文艺部长,虾米大的职位,所以我们系的欢送会应该是我们文艺部的几个来策划,其实大四之后,很多系里的事情自己也没怎么管,只是大事或者策划书过目下而已。文档孙远已经发到了我的邮箱,没办法,只有出去到不远处的网吧把这个过目一遍。
到了网吧打开邮箱,把那个策划书大概的看了一下,看来系里面那几个学妹做的蛮不错的,一切晚会安排都是妥妥当当的,我想再过几个月我毕业了,部长该给他们了。
把他们的策划书稍微加了点开场词,然后回了过去。下机的时候,还是隐身上了线,看着那熟悉的头像在闪动着。
“老大,你在么在么?”
“老大,我们的策划书快些好啦,就差你写开场白。”
“好吧,我们给你发了过去,记得早点回复我们。”
这些个消息都是张亚菲发来的,她是我们系文艺部的干事,大二的,记得当时还是我给她应聘的。关掉Q,把邮件发出去后就下机了,走在回住地方的路上,看着前方不远处一对小情侣手挽着手走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生起一股悲凉。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不知道自己和景瞳算不算得上是男女朋友,我们一年只见上两次面,大部分时间是在电话中寻求那份原本属于情侣之间的暧昧。
其实有时候很希望她能和我吵架,这样至少我能感觉到自己还有着一个女朋友。不过很不好的是,我们从没有吵过…
走在路上抬头看着自己房间,黑漆漆的,走的时候把灯关了。倒是自己楼上的那层灯还亮着。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楼上住着一个女孩子!因为很多次晚上睡觉的时候,听到楼道响起很好听的高跟鞋声音,然后声音会在楼上停止。再加上房东上次来收网线的时候提到她。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晚上的wifi信号很弱,只有靠近窗台的时候才会好点,自己的房间在三楼,因为加装了防盗窗,所以索性就坐在窗台靠着。看来下个月的流量要省着点用了。
就在我看着手机新闻的时候,楼上的窗户响起了哗啦啦的推开声音。能感觉到楼上窗户边上站着一个人,因为楼上窗台折射出来的灯光在地面上的剪影多了一重暗影,也没去想楼上的窗台边上站着谁了!不知不觉在这个地方住了两个半月了,再过差不多十天左右就要回去吧,这几天晚上,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晚上十点下楼去巷子口的小摊前吃凉皮,慢慢尝出了凉皮的味道。
不过,我再也没有见过那女孩,直到那天……
那是离开实习公司前的那天晚上。走在楼道口,想着明天就要离开这,回到两个月没回去的校园,还是蛮开心的,回到房间在那收拾行李。半个小时后,总算是收拾好了,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wifi信号一直不好,就在自己坐在窗台玩手机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想着应该是房东过来收房租了,就赶紧下来去开门去。
打开门,看到门外的那女孩,一瞬间感觉呼吸快要窒息,脑海一种深深的被掏空感觉!
“那个,不好意思,我晾在楼上的衣服掉你窗台的雨棚上,我可不可以进去拿下?”她晃晃手上的撑衣杆,然后指着窗台。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女孩子应该是半个月前我在超市门口见到的那女孩子,还是很贴身的小夹克和裤袜,只不过靴子换成了棉拖鞋,齐流海换成了挽起的发髻。不变是那种给人清新感觉。
也许看到我没有说话,那女孩很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要不你帮我拿下来吧,我在这等!”被她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
“进来吧,没事,我也不知道掉在雨棚哪个位置,你指给我看,我帮你拿。”
听到我说这句话后,她拿着晾衣服架和我往窗台走去,然后指了雨棚一个位置,示意衣服在那。自己站上窗台,用衣杆在那戳着,就在这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一声很清脆的声音。那美女听到这声音看了下桌子上的手机,那声音是区域有可以使用wifi接点提示音。
就在这时候,一件外套从雨棚下掉了下来,这应该是她的衣服吧,捡了过来然后对她说,“是不是这一件?”
她接过衣服掸了掸上面的灰尘,本以为她要说什么感谢之类的话,没想她来了句让我半天没反应过来的一句话:“你以后每天晚上不要坐在窗台玩手机了的,很不安全,再说我明天也不用无线网了,你坐在窗台也没信号的。”
那女孩子微笑的看着我,然后说了这么一句。半天没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她怎么知道我每天坐在窗台玩手机?她怎么知道我蹭的那wifi是她的?她明天要停用无线网?
“那个标明密码的无线网是你的?”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刚刚提示可接入wifi的接点可能就是楼上女孩子的,但是想想还是不对劲,又补充了句:“你怎么把密码标明了啊?”
看到我这么问,她点了点头,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疑问,她说:“我这不是想着这无线网我一个人用也是用,几个人用也是用,所以我就把密码放在上面的。你有没有发现后来几天信号强了很多呢?”
被她这么一说,确实想起来了,后来几天信号很强,不用用手握着手机伸在外面接收信号,只要坐在窗口就可以。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为什么………
“我那时候看你坐在窗台太危险,加上和你也不怎么熟,所以我想起一个办法,原本那个无线接收器我是放在电脑桌边,后来移到了靠窗的桌上。这样,你楼下信号应该强很多。”
“恩,没事,你明天把wifi关了吧,我要搬走了。”
“啊呀,这么巧?不会你也是这边实习的吧?”
听到她这么说,我点了点头。这家公司比较大,我们基础课部很多同学都在这边实习,再加上我们都是差不多年龄的学生模样,再加上都是明天搬走,彼此都猜到了是一个学校的。
“我是旅游英语班的,叫陈思萌,你呢?”原来这个住我楼上,把密码标明后又上锁的sb叫陈思萌…还和我是一个学校的。
给她说了自己的专业和名字。四月底的杭州晚,因为门和窗都是开着的,带着暖意的晚风透过窗台吹了过来,她的原本挽在额头上的流海随着微风摆动着,陈思萌,名字像她一样,很清新。
“那我上去了……”她拿着衣杆和外套指了楼道,点了点头就跟在她身后,把她送到门口……
“那……晚安!”
她说了这句话后,嘴角扬起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然后迈着轻盈的脚步往楼上走去,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转角才关上门。房间里好像多出了一股淡淡清香味。那晚上,不知道是因为马上要实习结束,还是因为遗留在房间的她的清香,自己居然失眠了,原来十几天前在超市门口见到的那女孩子,就是我骂了十多天把密码标明又上锁的sb……
想到她说的为了让我不坐在窗台而把无线网移到窗口,想到这,心里暖暖的。
想着第二天还要去公司完成实习交接,自己还是睡了过去。第二天去公司,一直忙到下午才算是搞定了。这么一整天,都在想着那个叫陈思萌的女孩子。我想明天回学校后,也许再也用不了她的无线网,也许再也不能在巷子口的小摊见到她,也许回到学校,我们也许就是陌生人。想到这,感觉自己像要失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说不出的恐慌。忽然,心里有了个看起来很唐突的想法。
经过一整天的思想挣扎,还是决定把这个想法付诸实现,不知道在哪看到这么一句话: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这么对自己说:何溢华,你再不疯狂一次就真的老了,马上满22的年龄。
下午回到住的地方,赶紧换了件在自己看起来最得体的衣服,然后把自己收拾下,出门的时候照了最后一遍镜子,确定自己现在是最好的形象后,然后才下楼往巷口走去,如果孙远知道我会去主动问一个女孩子联系方式时,他肯定会笑掉大牙……
也不管了,站在巷子口的时候,思绪在激烈的挣扎着,这两天的我,太不像从前那个何溢华了,居然会站在路口等一个只见过三面的女孩子,这是我二十一年来在情感上最疯狂的一次!
人,有时候经常做着自己无法解释的事情,毫无缘由的!如似我现在做的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明天回到学校,和这个叫陈思萌的女孩也许再也不见,想到这,心里一阵深深被掏空感,感觉要失去对自己很重要的什么东西。
所以,今天我会站在这等那个叫陈思萌的女生,也会我会走到她面前大声的对她说:“陈思萌同学,你能告诉我你的电话么?”
或许我该对她说:“陈思萌同学,你能告诉我你的QQ吗?”
也许宿舍哥们项超说的对,和女孩子了解还是从文字上开始,很多话只能用文字表述出来而不适合用语言!
人一生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为说走就走的旅行!那么我这次又算什么呢?
爱情?我想我除了对那个女生知道她的名字,打过几次照面,别无其他。不过人总是会在潜意识里给自己不理解的行为找借口,比如我这次站在路口等陈思萌。
对自己说:等她要她号码,是为了感谢这些天免费用她的wifi。呵呵……多么蹩脚的一个理由。
站在巷子口远远的望着路口,很矛盾的思绪,一会希望陈思萌马上出现在路口,一会又希望她不要出现,那两个小时的等待感觉是那么的漫长。
已经是八点左右,华灯初上,四月的杭城,在灯火阑珊映衬下更显得迷蒙!只是这条路的尽头,还是没有出现自己所等待的那个身影。
记得听过这么一首歌:我想灯火阑珊处有些人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不知道为什么,很怕这首歌此时会应景。也许待会她会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号码?我们很熟么?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
噢……也许朋友也算不上,只是见过几面的校友。知道什么是校友关系么?就是几万人里面的两个人的关系。
很多次几乎是差点迈步走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脚底像是粘着什么,怎么也抬不起,我还自己安慰自己:即使她待会不告诉号码,说我们不熟,自己也可以这么说,在这等她,是感谢她让自己免费使用她半个月的wifi,这个理由看起就没有那么尴尬了!
就在自己徘徊在十字路口的灯火阑珊处的时候,远远的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慢慢地往这边走来。亚麻色的小外套里面是黑色的T恤,下身是很贴身的牛仔裤,原来陈思萌也可以穿的这么有少女气息,那种昨晚上窒息的感觉又回来了。
也许是看到了我,她就微笑着往这走来!自己看着她微笑着往我这儿走来,也许她那很好看的亚麻色小外套的口袋小的缘故,陈思萌没有像往常一样把她的手揣在兜里,而是一只手放在她挎包上,一只手很自然的顺在腰间。
“你在这等谁呢?”看到我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她看,她边说着边顺着我目光往她身后看了看,以为她身后有什么人。两小时前演练无数次的开场白此时都不见了踪影。
“我…没有等谁,对了,你的实习结业批复了么?”
“嗯,我刚刚从那回来,明天就可以回学校了,三个月的时间过得可真快!”
“恩,是啊,回去要不了几天就是我们的欢送会了,记得几年前都是我们表演节目欢送学姐学长,终于也轮到他们来欢送我们了。”
“哎呀,被你这么一说也是,大学这四年过得可真快。”
我们两个就那么站在那,时间真是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两个人安静的站在那,说着说着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个人就那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而且不约而同的马上又移开目光看着别的地方。
“你吃饭了么?”陈思萌的一句话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沉默。
自己摇了摇头,她微笑着说:“我也没吃,我知道离这儿不远有一家酸辣粉店,你……要不要一起去?”
“你怎么抢我台词呢?我还说陪你吃饭。”
“好吧,我们是去你要去的地方吃,还是去我说的那家酸辣粉店?”
“去你说的那家酸辣粉店吧!”
想了想还是和她去那家酸辣粉店,女孩子么,不是喜欢吃酸就是喜欢吃辣的。
“你可不可以等我一下下,我把这些放回房间。”陈思萌晃了晃手上的文件袋。点了点头说自己在这里等她,陈思萌迈着小步往我们住的那房子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身微笑对我说:“等我一下下!”然后又转过身小跑着上楼。
站在这,也许是我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我们租的房子,原来她就住在我楼上,只是这三个月很少很少相见。
在巷子口等了几分钟后她就回来了,然后跟着她去那家酸辣粉店。
“你是杭州人么?”
“恩,是呀。我是地地道道的杭州姑娘,怎么了?”
看来那句“自古苏杭出美女”说的没错,陈思萌有着江南女孩子的那特有的温文尔雅。
那是一家很普通的小店,进去后她点了两份酸辣粉,坐下来等待的时候,不知道因为是店里太安静还是怎么的,我们两个都没有说话,只是你看了我一眼后又挪开,几次之后很尴尬的对她笑了笑。
“你也是明天回学校么?有没有人来接你?”还是陈思萌打破了沉默。
“明天上午搬,东西不多,所以就一个人回去,你呢?”
“明天我舍友来帮我,我东西比较多,怕一个人收拾不完。”
就在我们两个人说着的时候,我们叫的酸辣粉来了。“快尝尝,这家味道可好吃了…”
听她这么说,自己拿起筷子吃了一口,余光能看到陈思萌看着我在吃。想着一个女孩子在看着自己吃饭,感觉有点别扭,就在自己抬起头准备让她也吃的时候,看到她那表情,差点笑出声,此时的陈思萌就像个小女生,两只手撑着下巴,然后微微鼓着小嘴,在那看着我。
“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吧?”
其实我很想说这太辣,但是看到她那期待的眼神,还是点头说这家做的不错了,看到阵思萌拉开她的小挎包,然后从里面抽出一张纸巾放在我面前。她肯定是看我满头大汗让我擦擦的。
她拿起筷子,然后侧身,一只手挽着散落下的发丝,一只手很优雅的挑着筷子,吃那粉。
我在想待会怎么要她的联系方式,是直接说还是怎么办。
“你到时候会选择在这家实习公司留下么?”听到她问这个问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要是在几天前有人这么问我,我肯定会告诉他自己不会留下,因为按照计划,我是要回到自己读高中的城市工作,是要回到有景瞳的城市,只不过这回答只能是定格在两年前!
记得以前看那种青春剧,有时候剧情写到见过一面而爱上对方,觉得这一见钟情只能出现在剧本中,而与生活无任何关联,那时候在我看来,所有的爱情应该是像我和景瞳一样的,平平淡淡,然后到了一定年龄就结婚,就在一起,然后就是生儿育女…………
只不过这是一个月前这么想,一个月后的今天,我发现自己错了,不知道自己怎么去形容每次见到陈思萌的感觉,是那种近乎窒息的,感觉只要有她在的地方空气很稀薄,然后会出现心慌意乱……
不过自己心里却有个声音对自已说:何溢华,是你在自作多情了,你只不过是见了人家三面,你只不过是免费用了人家几天wifi,你只不过是碰巧和她是一个学校的。明天过后回到学校,她和你就是那种路人关系……
要知道,人的一生中要走过很多个身影,也许对陈思萌来说,我只不过是在她生命中众多路人中的一个,无关感情痛痒。
这么想就感觉释怀多了,两个人都低着头对付粉面,也没有说话。然后陈思萌起身去了下洗手间,等她回来的时候,我碗里的吃的差不多了。就在自己掏出钱包准备付钱的时候,她说:“你就不用掏钱啦,老板看你第一次来,就不收你钱啦!”
刚开始以为陈思萌开玩笑,没想到和她没付钱一起走出店面的时候,老板也没拦住我们,反应过来,可能是她上洗手间的时候付了。

【凌晨4点的陌生城市,一个人还是有点清冷,耳机里放着这摇曳的旋律![还爱你景甜.mp3]】

外面的空气感觉格外清新,和她并排的慢慢往回走,不知道今天怎么的,感觉街头人不是很多。
“奇怪,今天那家店人怎么这么少,每次来都快没地方坐,这不是还有几天才五一呢,难道都提前放假了?”
“你傻啊,五一是下个月,今年是闰年!”
记得看到日历上说今年有两个四月,所以看到她说还有几天就是五一就纠正她。
“啊呀,你才傻啊,今年是闰年,但是五一假期确实是过几天呀,闰只是闰阴历4月,和阳历无关的!”
“不可能,五一是下个月,我前几天还看了日历。”
“那要不要我们打个赌?”
因为对自己前几天看的日历比较有信心,所以点了点头答应。
“何溢华同学,你说我们赌什么好呢?不过你肯定是输的啦!”
“你说吧,不一定我会输的。”
“这样吧,要是你输了的话,明天回学校你请我吃饭,正好我的饭卡也没钱!”
“嗯,好!”
于是我们两个都停了下来,然后看到陈思萌从她牛仔裤口袋掏出手机,然后打开日历界面。
“你看,今天是4月26日,还有4天就是五一呢!”
听到她这么说自己凑到屏幕前看了看,不知道前几天是自己看花眼还是怎么了,她的手机屏幕很清晰的印着还有几天就是五一。因为凑到她的手机前,自己的刘海离她的发丝很近,额头都能感受到她呼吸的气息,很尴尬的姿势。
“不好意思,你输了呀!”
听到她这么说,自己收回了紧贴着她的身体,然后站在路边很勉强微笑的看着她,夜幕灯光背面的陈思萌,她一只手握着手机,一只手揣在口袋里,然后对我边说边笑,笑的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她把手机很轻巧的放回牛仔裤的口袋,然后用手掖了掖肩上挎包背带。我们两个人慢慢沿着街道往前走去。
四月份的街头,微风迎面而来,有时候会撩起她的发丝,然后会散发出很清新的味道。
不知道是为了和陈思萌的小碎步合拍还是怎么的,平时走路飞快的步伐此时已经慢了下来。
“对了,你到时候毕业欢送会有什么节目呢,要是有的话,我到时候带着宿舍的姐妹去给你捧场。”
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节目,就在自己准备说是幕后组织我们系的活动时候,她说:
“唔,我们宿舍到时候有节目,你……。要不要来看?”
“嗯,好!”
“那个……你电话多少?”
“啊……对啊对啊,我们还不知道彼此的电话呢,你的多少,我打给你。”
陈思萌掏出那个被她贴的很精美的手机,然后按下了一串数字,几秒钟后,放在口袋的手机响了起来。听到我手机旋律响起,陈思萌笑着在我面前晃了晃手机。
“你今晚上还可以用一晚上我的wifi的,今晚上我不关。”
“嗯!”
“你今晚上不要坐在窗台了,多危险的。我就把接收端放在我房间窗户口,你那信号很好的。”
“嗯!”
前方就是我们租住了三个月的小区。也许觉得丘比特和自己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就在自己要搬走的前一天,才认识了住在楼上这个叫陈思萌的女孩子。
还是那条熟悉的弄堂小道,还是那个熟悉凉皮摊点,还是那个熟悉的超市。
两个人的脚步很慢,抬头就可以看到我们住的三层四层。不知道我们这个认识来的算不算晚,走在小区门口的时候,看到很多我们学校的学生拖着箱子往门口走来,看来他们有的已经提前搬回学校了。这个小区里住了不少我们学校在这边实习的学生。
两个人没有说话,安静的往楼上走去。陈思萌的高跟鞋跟跟楼道磨蹭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跟我这三个月听到的一模一样!虽然步子很慢,但是还是到了三楼。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那些看起来很厌烦贴在楼道的小广告现在感觉如此亲切。看了三个月,也该有感情了吧。
“我……进去了。”掏出钥匙,然后转过身对陈思萌说了句。
“那……我上去了。”
她笑了笑说,然后用高跟鞋跺了下地面,原本暗掉的感应灯又亮了起来。原本攥在手心的钥匙终究还是打开了门,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她上楼道的背影。转身,掖上门!没有开灯,自己靠着门安静的在那,从楼道传来稀疏的咯吱咯吱声。
终于这声音停了下来,然后就是开门关门的声音,直到这种声音消失不见,才打开灯。
房间已经被收拾的很干净,明天就要离开这个住了三个月的地方。还有几天就要是毕业欢送会,时间过得真快,都不知道大学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
手机突兀响起清脆的提示音才把自己拉回来现实。我知道这是陈思萌把无线网打开了,满满的三格信号。也许是习惯,也许是忘却了陈思萌的叮嘱,自己还是坐上了窗台,手机音乐还是响起那首熟悉的旋律!
摸不到的颜色是否叫彩虹
看不到的拥抱是否叫做微风
一个人想着一个人是否就叫寂寞
[星空五月天.mp3]
五月天的嗓音还是那样的干净,还是这首也不知道单曲循环多久的歌曲。跟着里面的旋律附和着,唱着唱着忽然从窗台跳下来,然后小跑到桌台,打开昨天打印出来的我们系毕业欢送会节目名单,然后用钢笔在节目单里加了几个字:何溢华、孙远、项超《星空》
看来我们宿舍原本放在床底下的三把吉他又要派上用场了。大二的时候,也许是跟风,也许是为了泡到女孩子,我们宿舍三个都报了吉他班。
然后每个人从当月的生活费里掏出400多每人买了个吉他,害的那个月的月底我们三个到处借钱吃饭。孙远和项超也许该感谢当初花了那么多时间和金钱学吉他买吉他,在大二那年的圣诞联谊会上,他们都找到了自己的女朋友,也许是有远在千里之外的景瞳,也许是对爱情不过敏,自己在那次盛大的联谊会后,还是一个人。
改好了节目单后马上拿起电话给孙远和项超打了过去。
“哥们,还没睡啊,在干嘛呢?”
“我靠,这么晚的,有什么事赶紧说,哥还要睡觉呢!”
给他们说了我加的节目后,他们两个的反应都一样,刚开始都是不同意,当然自己没说因为想让陈思萌看自己的演出。
“你说你们两个,怎么说也是文艺部的干部,马上要毕业了,作为干部你们不以身作则参演节目,你让文艺部里的那些学弟学妹怎么看呢,就算这次哥求你们了,帮个忙,就一个节目,完了后请你们吃饭,随便点。”
在自己的威逼利诱下,他们两个总算是答应了。
手机歌曲里都是五月天的干净旋律,那些歌曲听了一晚上,最终还是把节目单上的《星空》换成了《干杯》。不为别的,只因为干杯里的歌词到那时候很应景。
会不会有一天时间真的能倒退
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的岁月终究会有一天我们都变成昨天
是你陪我走过一生一回匆匆的人间
[干杯五月天.mp3]
也许歌词说得对,终究会有一天我们都变成昨天!毕业了,这四年,终究会变成我们的昨天,而有关爱情,兄弟情的回忆,这些回不去的悠悠的岁月,我想这首歌更好的去诠释。
那晚上不知道忙到几点才睡下的,只知道第二天早晨时被楼上地板发出的声音弄醒的。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陈思萌的同学来帮她搬东西了。
不知道杭州这个城市对自己来说是陌生还是熟悉。来了差不多四年,每次暑假寒假坐火车的站台都是一个人,没有人接没有人送。这个城市除了报名的时候自己老爸陪我来了次后,再也没有在这个城市看到自己的亲人。所以以前一直觉得这个城市只是自己短暂的停留地,
毕业后自己会回到那个自己有着18年回忆的城市,回到那个有一个叫景瞳的姑娘等着自己的城市。
但是这只是以前,这半个月来发生的事,不知不觉的潜移默化着自己的决定!
起床洗漱完后,拎着箱子就下楼而去,走到楼道的时候,不时的往楼上看了看,不过她的大门是关着的。三个月的时间下来,也是有了感情,所以走出楼道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身看了下自己住的那个房间,熟悉的窗台,熟悉的情景。
拦了辆车后,就直奔学校而去,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关于这次毕业演出,关于我们的节目,关于陈思萌……还是熟悉的校园,还是熟悉的校园小道,记得一年前的圣诞平安夜,我们还在这条小道摆摊卖过苹果……
三个月没回学校,看到熟悉的场景,心底难免触动下,走在宿舍楼的过道,以前那散发着满是臭袜子的楼道,现在感觉这味道是这么熟悉。孙远在电话中说他们昨天晚上已经搬回来了,走到421宿舍,推门而进,然后大喊一声:哥回来了。
和预想中的一样,他们两个还是死睡在床上,听到我的大喊,他们两个都是不耐烦的掀开被子,然后用惺松睡眼瞄了我一眼后继续睡他们的。
不过也习惯了,我们寑室最多的就是睡觉,有事没事就是躺在床上,记得那时候花了差不多半个月生活费买吉他的那一个月,到月底没钱吃饭的时候,我们想到的办法就是睡觉,感觉那半个月把我们这一年的觉都睡完了。想到吉他,自己低头往床底下看了下,还好,三把吉他都在。
回到宿舍,把东西放好后就往系里面我们文艺部办公室跑,得赶紧把这份修改后的节目名单打印出来,每个系都有个学生部办公室,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桌面上积满了灰尘,也管不了这么多,稍微擦了下就把电脑打开,然后排版打印出来。弄完后才看到放在桌面上的那张关于五一的放假通知,拿起来看了下,无奈的笑了下,看来自己输给陈思萌输的不冤,想到这,忽然想起一件事。
想到昨天和陈思萌的打赌输了,今天晚上该请她吃饭。已经是中午二点了,不知道她有没有搬回到学校,拿出手机,在那犹豫着要不要给她打电话,不知道有心还是无意,陈思萌的电话号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深刻的印在脑海中。
还是晚上打吧,说不定她这会在忙。合上手机后带着打印出来的文件往宿舍走,明天就是五一的三天假期,回去问问他们两个这个五一怎么过,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两个应该是陪女朋友逛街,而我应该是去泡网吧。
回到宿舍后把床底下三个吉他都拿了出来,然后拿了个抹布把三个吉他擦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看不到灰尘,他们的两个我也帮忙擦干净了,如果不是有求他们两个,我才不会无聊的坐在那用一小时弄干净。
“我说你们两个该起床吃饭了吧?”
已经是中午饭时分,自己忙了一上午,也该吃饭了。
“别吵,我在睡会。”
“吵你妹,我还瞌睡的很。”
自己好心好意的提醒他们反而被骂了一顿,不过自己也习惯了,在他们睡觉的时候,跟他们说也是白说。
一下午的时间把五月天的那首《干杯》的吉他谱曲熟悉着,五一三天假期过后的第一天就是毕业欢送会的日子,时间太赶了。快到了傍晚的时间。拿起手机摁下了她的号码。
“是我!!”
“嗯,我知道!”
“你在哪?”
“我在宿舍收拾东西,你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两个人的第一次电话感觉就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一样。
“那我待会是在哪等你?”
“唔,你来我们宿舍楼下吧,然后我们再去看看吃什么。”
挂了电话后,对着镜子看了不下三遍,觉得形象没问题后才下楼了。一路上忐忑不安的往女生宿舍楼下走去,以前也在女生宿舍楼下给我们文艺部女孩子递过文件,但是真正意义上在女生宿舍楼下等一个姑娘,还是第一次。
宿舍楼下都是女生的欢声笑语,不过像我一样站在楼下等的男孩子也不少……他们是称职的男朋友,这是我对他们的评价。也记起自己远在千里之外的那个女朋友,不知道这四年来,有没有男孩子在她宿舍楼下等过。
“嗨…”就在自己背对女生宿舍看着食堂入神的时候,背后响起了很好听的一个声音。
转过身来,看到后面的这个女生,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前天认识的陈思萌……原来,她也可以把白色连衣裙穿的这么好看,原来她也可以把平底板鞋穿的这么有少女气息……特别是看到她那挽起用小发夹夹住的流海,一股很清新的感觉。
记得前几天看她都是高跟鞋,也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也许是看到我的眼光长久的停留她身上,她低下了头然后看着她的脚步,两手很自然的别在身后。
“你想吃什么?”
“这个嘛,我不挑的,除了香菜,我什么都吃。”
边说着边和她并排的往食堂走去。穿裙子的女孩子容易吸引男生的目光,穿白裙子的女孩子更是让人无法抗拒,也许在男人脑中有那么种天使病,而白连衣裙更能诠释一个女生的天使美。
一路上能感觉很多向我们投来的目光,我心中当然知道这些炽热的目光是投向陈思萌的…
到了食堂,她迈着小碎步走过食堂的小窗口,而我安静的在后面跟着。
“你吃不吃扬州炒饭?”听到她这么问,自己点了点头,然后能听到她能用很好听的声音对老板说要了两份炒饭。在那等待的时候,能看到陈思萌两手很文雅的放在身后,还不时的扬起一只脚尖,不时的点着地面。
饭好了后,自己上前去拿盘子,然后在不远处的地方坐了下来。
“你要什么喝的?奶茶咖啡还牛奶?”
“都可以!”
就在陈思萌起身准备去买饮料的时候,自己把饭卡放到她面前,她没有接,而是微笑的晃了晃手中的零钱。看着她慢慢往小超市的背影,很好看的腿型,然后下面是一双很青春气息的粉色平底板鞋,没有穿祙子。
我们坐的地方去小超市要过食堂大门,就在陈思萌走到食堂门口的时候,也许是起风了,能看她那纯白的裙摆随风而摇曳着,而陈思萌则马上是用她的手心把微微撩起的裙摆压了下去。
不一会就看到她一手端着一个奶茶杯子走了过来,把杯子放到桌上后能看到她飞速把两手放在耳垂上,应该是这奶茶很烫…
“一个原味,一个香草,你要哪种?”
把那原味的端到自己面前,刚拿过奶茶,就听到她在嘻笑着说:“你果然喜欢原味的!”
“快吃吧,饭都要冷了!”
给她递过刚刚自己擦的很干净的小勺子,然后我们两个都低着头在那对付桌上的炒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两个不约而同的抬起头对视着,然后几秒钟后我低头去吃炒饭,她低头用吸管喝着奶茶,忽然想到了在网上看到的这么一句话:喝饮料时咬吸管的女孩子性欲很强……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很神经的用余光在那看着她用吸管喝着,好在她没有咬……只是把吸管含在口中……然后看到她吸管放下,抬起头。
“你五一干嘛呢?”
“也不知道要干嘛,也许是呆在宿舍,你呢?”
“我当然是回家喽!”
这才想到,陈思萌是杭州本地人。我忽然想起了一句有点开玩笑的话:“我说陈思萌,你从小是在杭州长大吧?是在杭州上幼儿园吧?是在杭州上小学吧?然后是在杭州上初中高中吧?怎么你大学也在杭州呢?”
刚开始她都是点头,然后听到我后一句,能听到陈思萌叹了口气:“哎呀,你以为我想在杭州上大学呀,要不是因为我娘死活不让我去外地,我大学早就到外省啦!不过我报的是旅游英语专业,以后要是工作了就能去外省带旅游团的。”
“你妈会同意你去外省?”
“我那时候不都二十一毕业了,我娘不让也得让啊,你知不知道,我长这么大,没去过外省,没坐过火车!”
现在的独生家庭感觉对孩子太溺爱,就如陈思萌她爸妈一样。记得自己小时候,自己父母就带着自己去过很多省,所以大学来到千里之外,他们没有什么担心的。原来自己和陈思萌是同一年的,只比她大四个月。
走出食堂的时候,夜幕已经开始在杭城漫开,晚风夹杂着丝丝夏意迎面而来……
本来很想告诉陈思萌我加了一个节目,但是为了到那天给她一个惊喜,还是没有说。走到宿舍楼下,直到她的裙摆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后自己才转身回去。她待会就要收拾东西回家,而我也要回宿舍看五一安排!
回到宿舍,看到他们两个穿着裤衩蹲在椅子上吃饭,也不知道谁给他们捎上来的。
“我说你们两个,五一怎么安排啊?”
“我是陪女朋友去,这三天就不回宿舍了。”
“我陪她去绍兴玩几天!”
果然和想像的一样。然后听到他们异口同声问我:
“你五一干啥?记得把宿舍看好。”
这就是单身的悲哀,一到周末或节假日更能感觉到无奈。看着他们一对对的出去逛街开房,而自己要么是泡网吧,要么是睡觉。孙远枕头下放着一大盒安全套,有时候看到项超偷偷拿他几个,所以他两个月就要去买一次!
记得大二寒假回去那次,也偷偷从孙远的枕头下拿了个安全套,不过回到我那个城市的时候却没有把那个用掉。也许是第一次不知道怎么办,也许是怕对不起景瞳,所以回去那次只是抱着她睡了一觉。当然自己也会有欲望的时候,会拿着她穿的裤袜,然后自己去厕所解
决。有一次被景瞳看到,她只是笑着说: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的。
景瞳的身材好的让人受不了,特别是当她穿裤袜和贴身牛仔裤的时候。她的腿很好看,记得对她做过过份的事就是吻过她腿的每个地方……其实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不是性冷淡,但是电脑中那些男女动作片分明在讽刺自己…也许应了那句话,太熟的人不好下手!
看着孙远他两个在那穿衣服准备出门,自己赶紧把那两份吉他谱曲放在他们面前:“你们两个这几天把这个稍微看下,到时候别忘了曲调。”
他们两个不耐烦的把打印纸折起来随便塞在口袋里,然后就出门而去。
“你们晚上悠着点啊!”
送走了他们后,有点犯愁这三天怎么过了,宿舍电脑的群信息抖个不停:“小何,赶紧来doat激情开黑啊,我们都在YY等你。”
但是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直奔网吧,而是打出了几个字:“哥有事,你们玩。”
然后看到他们几个在那骂:“我草,你不来,谁给我们包鸡包眼啊?”
好像自己做什么事都是只出三分力,就比如和他们几个玩doat,其实自己A兵非常快,但是不想那么累,所以就做起了包鸡包眼的辅助……今天确实没心思玩,因为在等一个人上线。
和很多屌丝一样,也把陈思萌奉成是自己的女神,她的短信已经把Q号发过来了,就等她在线通过了……不知道待会问她在干嘛的时候,会不会她也来句:呵呵,我去洗澡了。
已经是八点多,等了快一小时还是没看到她上线,本想发个短信问问她在干嘛,但是还是没有摁出那几个字。实在无聊了,就坐在床上,对着曲谱练习着吉他,四天后就要演了,希望这几天能记下来…第一遍是清唱,第二遍是跟着弦律附和,几遍下来终于有了点感觉,不过自己忘了自己还在线。
等自己目光回到电脑屏幕的时候,一个对话窗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弹了出来,还有很多个消息:
“在不在呢?”
“我到现在才回家呢,路上一直堵车。”
“你在干嘛呢?”
“五一你可以去西湖看看的,应该风景很不错,总比你一个人在宿舍好。”
“你人哪去了?不会是在玩游戏吧?”
“好吧好吧,半小时都没看到人,我先去吃饭了,待会上线记得m我。”
这六七个消息是她每隔几分钟发来的,自己赶紧坐到电脑前,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太激动,平时用起来飞速的搜狗拼音现在居然拼错了好几个,而且手也颤抖着…
“抱歉,刚才在忙,才看到。”
发过去后,很快耳机响起滴答的回复:
“您好,我正在吃饭,一会联系。”
等待总是漫长的,特别是等自己的心中最在意的人。半个小时,和她一样,间隔几分钟给她发个消息…这个饭她可真吃了很长一段时间。等到快九点半的时候,看到没烟了,就下楼去了。烟是最能排解寂寞的。
从校门口的小店拿了包利群,然后站在桂树下点了一根,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吐了出来,看着烟丝一道道氤成光圈,而后烧掉我所有的寂寞,景瞳半不反对我抽烟,她这样说:“亲爱的,你身上淡淡的烟丝很好闻。”
几乎是小跑着回宿舍,屏幕上有她的几条消息,而且她离开的状态也取消了,两只手放在键盘上,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刚刚下去了!”
“嗯,是下去吃饭么?”
“不是,是去买……买喝的。”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已经打出来的买烟两个字变成了买喝的。“你晚上吃那个炒饭没吃饱,怎么回家了还吃饭?”
“我是个吃货啊,每个周末回家,我都自己去厨房做点吃的,然后边吃边看电视。”
“我去,你还会做饭啊?”
“这有什么,我会做很多啊,我爸妈周末都忙,回家也没人做饭。没办法喽,自己那时候把我们学校图书馆的美食谱借回了好几本,做了快两年,手艺现在还说的过去。”
陈思萌会做饭…这听起来太不可思议,也许看出了我的迷惑,她说:“居然不相信本姑娘,你等着,给你拍一张,正好我的围裙还没解下来。”
说完,她就点开视频,然后看到她系着围裙站在屏幕前,手里端着一盘菜,还看到她用筷子夹了个菜往嘴里放,她脸上满是胜利的表情。
也许是习惯,手指夹的烟习惯性的往嘴里送,然后抽了一口,刚开始没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但是从视频中陈思萌的眼神变化,马上感觉到不对。自己像做了坏事的孩子一样,把烟往地上一扔,然后抹了下嘴,对着屏幕傻笑!
看到屏幕中的陈思萌,放下盘子,然后坐在电脑前,看着她的手在键盘上飞动着,不小会一条消息来了:“抽烟对身体很不好的,真不明白你们男的,烟有什么好抽的!”
看到她这句话,确实说的很在理,烟是没什么好抽的,但是有时候,不抽烟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看到陈思萌这么说,只好唯唯诺诺的说以后少抽。
“你女朋友也不管你么?”
看到屏幕上的这句话,不知道怎么去回答,也看到屏幕中的陈思萌,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握着鼠标,目光呆滞的看着屏幕。
“我……她,在外地。”
刚开始准备是说自己没有女朋友,但是想到再怎么说也和景瞳名义上做了三年男女朋友,还是改口说她在外地………
“你男朋友呢?”虽然很俗,但是还是开口问了这问题。自己还是问了那个问题,很留意屏幕中陈思萌的表情,不过她只是一只手托着下巴看着屏幕发呆…
许久才挪开手到键盘上:“恩”。她的回答很简单,只有一个字。不知道这个“恩”是表明她有男朋友还是没有。看着她满是惆怅的表情,自己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们不说这个了吧,换个话题,你毕业后准备去哪呢?”
如果说有没有男朋友是陈思萌极力想回避的问题,那么毕业后留在哪个城市是我不愿去想的问题。如果是一个月前,我会无所牵挂的回到我以前在的那个城市,只是一个月后的今天,感觉这个城市有了自己的牵挂……
我不在等一个城市,我也不是在等一个人……我是在等这座城市中的一个人……
很多时候对一个城市有着眷恋,是因为这个城市里有自己最美好的一段回忆,抑或是这个城市有着自己放不下的人或者事物。就像我一样,开始感觉杭州这个城市不再那么陌生,因为这个城市有那么一个姑娘,和我呼吸着相同的空气,和我仰望一样的夜空。
那晚上陈思萌下线后,自己差不多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把她的心情和日志都看了一边。
还是那个干干净净的她,里面提及最多的就是她今天又学会了什么菜,昨天又去了图书馆借了哪本菜谱。而没有我担心的她提及到别的男孩。而我也在空间悄悄隐了景瞳的照片。
不知道是那晚上没有抽烟的欲望还是陈思萌那种眼神,原本拆开放在桌面的烟丝,居然没有动一根。晚上洗漱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安静的在那发了好久的呆,然后用手指蘸着水,在镜面上划动着,转身离开的时候,镜面上那陈思萌三个字歪歪斜斜的印在那,然
后水渍下来,终究是模糊了她的名字。
时钟终究是摇摆到了凌晨0:00整,就在那一刻,自己一个人走到窗台,宿舍对面是空阔的田径场。在昏暗灯光下,塑胶跑道显得更加冗长。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周末或者节假日站在这看着外面,有时候会夹着一根烟,有时候会捧着一杯开水。
烟丝会安静的燃烧殆尽,开水会渐逝冷却……
很多时候,我知道我寂寞了,而我却不能做什么去改变这种寂寞的日子。倒在床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宿舍很冷清,只有自己一个人。
五一节日…。虽然在杭州这个美丽的城市上学,但是却没有出去转转的冲动,也许是怕一个人处在熙攘的人群很扎眼,也许是习惯了一个人窝在宿舍。每天睡到自然醒是最美好的事情,十点钟的阳光透过未合上的窗投射进来,引得人不自觉眯了下眼睛,看了下手机,已经上午十点。撑起来然后靠着墙壁坐着,然后打开手机,上面刚刚看到有一个未读短信,不知道是谁发的。
“早早早,五一快乐!”
后面的备注是陈思萌三个字,8点左右发过来的,应该那时候自己还在睡觉。有人给自己说节日祝福时,心里暖暖的,再加上说这个祝福的人是……陈思萌。
“早…你也是,节日快乐。”
把这个发过去,然后下床习惯性的打开电脑,然后就是去洗漱。因为电脑开机后是自动上线,所以等自己过来的时候有一个消息。
“你不会睡到现在才起床?都十点了啊…”
看着她的这条信息,然后发送了个笑脸过去。
“昨晚上你干嘛去了,睡到现在才起床,我的午饭都快做好了,你要不要看下,很美味的汤和煎肉排!”
然后接着她点开视频,她把视频摄像头对着她的小桌子,昨天晚上她的房间因为灯光问题看不清,今天终于可以看到她房间的样子。
视频中,陈思萌的房间很干净,她的床上没有小女生专用的那种娃娃,被子折叠很整齐的放在床边,然后是她把做好的菜放在电脑桌上,放下摄像头让我看。
看到她五一一个人在家,应该是昨晚上她没有回答的答案心里有了个底,如果说她有对象的话,今天肯定不会坐在这和我说话了。
虽然很模糊,但是还是隐隐约约的看到她桌子边上还放着一个酒瓶。难道她还喝酒?
“你喝酒吗?”
“你指这个啊,这个是梅酒,度数很低的,有股淡淡的梅花味道,有时候会喝上一小口!”
她边说着边把边上的酒瓶凑到视频前让我看。“你们宿舍真乱,也不收拾下!”其实自己的床上还是蛮干净的,她看到的是孙远的床。“啊,你还会弹吉他?”
看到孙远床上放着个耳麦,拿了过来,然后插上电脑,还好可以用。看到我用耳麦了,她也戴上耳机,“你能听的到我说话么?”
“嗯啊,可以的,对了对了,你还木有回答我呢,你还会吉他的?”
“我…。不会啊,那个是我们宿舍哥们的!”
“这样,好吧,我先吃饭,你呢?”
“我先下去买饭去了,等我下,一会就上来!”
“嗯,我也吃东西去了。”说完摘下耳机,穿好衣服就往楼下走去,在学校门口买了份煎饼果子和一杯豆浆就往回走。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今天的空气格外的清新,而且阳光很明媚的挂在树梢。也许是心情好了,做什么都觉得好吧,想着她还在等我,几乎是小跑着回到了宿舍。视频没有关掉,但是只看到她空阔的房间,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看到她不在,就带着耳机然后看着空间的动态。看到孙远把他和他媳妇的合照传到网上,在下面回复了条评论:记得晚上悠着点啊。评论完后,在那笑了出来。不知道他枕头下的安全套够不够他这几天用。
“你在笑什么呢?这么开心?”
突然不知道哪儿冒出这么一句话,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赶快摘下耳机看了看,宿舍是空荡荡的,没人叫我啊。目光扫到耳机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带上后,然后关掉空间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陈思萌已经坐在了电脑面前。
“我…刚刚再看照片。”
“嗯,好无聊的假期,对了,你有没有YY号?”
这个当然有了,我们男孩子的YY号一般用来玩游戏的,难道说她也玩游戏?
“你玩什么游戏?你把频道给我!”
“什么游戏啊,我是说让你听我来唱歌的。”
记得用YY用了4年,这是第一次专门进别人的YY听人唱歌。
“我们把QQ语言摁静音吧,进YY来吧。”
把她复制好的YY频道打开,然后输入进去,随着滴答一声,自己被人调到一个子频道里面。
“Hi。你是第一个来我频道听我唱歌的男孩子呀。你要听什么歌呢,你都可以点的。”
“都可以!”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歌曲,是快节奏还是舒缓的?是流行的还是经典的?”
“比较喜欢经典老歌!”
也许觉得自己很多时候在别人看来很不可理解。搭上了80后的末班车,但却是尴尬的90年,长着90后的脸,80后的心态,听着70后的歌!
能听到耳机传来她清了清嗓子的声音,而后自己听过无数遍的旋律开始在耳机里萦绕。

太长了,传百度网盘了,有兴趣可以去下载看一下: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3psunlQh8Xn8SjMfUvGVPw 提取码: t2ey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贴吧神文《一梦换须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