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猴子也能懂的方式说说鸿蒙

先说身份,yunos的老兵一枚,用比较通俗的方式来说说鸿蒙。

无论怎么说,yunos至少是真金白银烧了xx亿美刀,实打实的与谷歌在操作系统正面对垒过的败军之将,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个不一样的视角。

首先,做为自主操作系统,必须讲明白一个操作系统的结构,以安卓来举例,为了让猴子也能看懂,也让大家摆脱水军的话术,我选择用不那么精确但更直接的表述

安卓作为一个操作系统,可以简单的分为三个部分,开源代码,安卓产权代码和谷歌生态体系(GMS)。

由于一个操作系统过于庞大,安卓发展演化的过程过于复杂,在外界很难评估这三部分的比例,只能大致估算出三者的代码行数。

开源代码50%以上,安卓产权代码30-40%,谷歌生态服务大概10%,剩下是版本演化过程中废弃,但因为种种原因保留的垃圾。

请注意,代码行数不等于价值!更不等于专利数量!更不等于专利背后的权益!

用猴子也能懂的方式说说鸿蒙

那么作为谷歌,完全拥有的有多少呢?

首先是开源部分,开源协议决定了开源代码是全人类的财富,就算谷歌有这个脸,全世界的秃头码农能忍?就算码农忍气吞声,给安卓贡献开源代码的有全球90%的互联网巨头,谁不开发点和安卓互联互通的小玩意啊。

其次是产权代码部分,作为一个操作系统,安卓也是一个后起之秀,谷歌想拥有安卓体系的全部产权代码是痴人说梦。

很多更早的互联网巨头,比如微软和甲骨文之类,用先发优势经营出来的专利陷阱,迫使谷歌签了大量的城下之盟;

紧接着作为手机系统,一大堆通讯企业来割韭菜,逼得谷歌不得不把摩托罗拉的尸体买回家,拆点零碎专利补贴家用,扩充自己的专利池。

接下来是芯片啊,蓝牙啦等等任何能够与手机相关联的企业参与了专利战,有报道的,有台面下解决的,总之里面的专利池异常混乱,至今尚未整理清楚。
如果作为商业竞争,这部分是谷歌拥有的暗牌。

第三部分是谷歌掌握的明牌,就是谷歌生态体系,包括软件商店,谷歌自己的各种服务,以及基于谷歌服务的巨大影响力。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就明白,安卓作为一个半开源的操作系统,从来就是一个散装的东西,与Windows和MacOS,iOS这样的操作系统有本质区别。

那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谷歌能够在开源基础上搭建起来一个安卓,为什么我们不能在开源的基础上,建立一套属于拥有自主产权的操作系统呢?

所以,一切被人喷成安卓套壳的操作系统都采用了类似的逻辑:同样拿来开源代码打地基,写自己自主的产权代码,建立自己的生态体系。

只要做完这三点,你喊自己是是自主操作系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当然,要完成这个史诗级成就,你需要达成一个认证,就是你的自主产权足够硬,迎战谷歌产权池中扣着一直没翻开的所有暗牌,能够在与谷歌在专利大战中活下来!

根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前后,全世界范围内有不低于5700家公司以此拿到了投资,全世界产业资本的投资不低于100亿美元。

别以为所有人做的都是作mui那样只做一个UI,正儿八经做操作系统的人是很多的。

作为这场大战的亲历者,尽管只是其中一个小虾米,至少跟着团队曾经走上过牌桌,参与过正面与谷歌对垒的场面,给大家讲讲我知道的一些情况,让大家从败军之将的视角来看看操作系统大战是怎么回事。

战事的第一阶段大概在2014年前后。

当时的产业环境与现在很像,是3g转型4g的关键节点,一大堆反智媒体吹嘘4g无用论,背后是诺基亚发挥落日余晖,手持专利大棒疯狂殴打安卓的第一孝子HTC,除了4g中关键专利以外,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应用商店,多任务,会话式消息‘’等相关软件技术。

大家看出点门道没,天价收购了摩托罗拉消化了两年之后,在2014年面对病猫诺基亚的专利诉求,对应用商店这种核心东西,安卓系统是还是没有100%专利的!同时期有一个鲜明的对比啊,而HTC发布wp系统的时候可没有这些破事。

安卓从来不是一个整体,无论是代码还是产权。
同一时期,安卓另外两大不那么孝的孝子三星和LG遭到了专利困扰,不过他们底子厚,产业链完整,有足够的专利筹码,也私下进行了大量专利交换
根据不完全统计,当时全世界日均下载超过10万的正规软件商店有5万多个(有很多换皮马甲),除了谷歌最亲密的伙伴,几乎没有人用GMS,因为让谷歌翻身的游戏大战还没有成为主流,谷歌钱包还在蹒跚学步

所谓正规,就是和手机厂商,各大ROM组织进行免费或者付费预装的软件商店,相对比较靠谱,其他不属于我的业务范畴,我不够了解,也没有渠道统计,见谅。

在这种行业大背景下,yunos重写了自主产权的代码,以国内知名的应用市场为后盾,拉上了谷歌早就想造反的几大孝子,对谷歌发起yunos的第一次正面挑战。

结果这次死得很惨很惨。

因为自主代码不等于自主专利,哪怕散装的安卓,对于后来者也有足够的先发优势,谷歌翻出了不少暗牌,反抗者联盟把各自的专利凑吧凑吧都顶不住,干净利落的拆散了yunos与几大孝子的联盟。

最损的事情在于,谷歌发难的时间非常致命,卡在手机下了生产线,正式发售之前,让大家天量的投入打了水漂。几大有硬件的孝子可以装其他操作系统回血,yunos是真正的血本无归。

第一阶段的影响还是挺深远的,不是说yunos有多好,也不是说反抗者联盟团结一心,其实他们各自都准备了自有的操作系统,准备都不怎么充足,底气都不足,大家抱在一起让声势更大一点,因为反抗者分量足够重,野心足够大,把谷歌吓出来一身冷汗,让原本就控制力薄弱的安卓体系更加不安。

这件事情还有一个更直接的后果,裂痕很深的三星与谷歌彻底分道扬镳,让安卓失去了最可靠的硬件伙伴,让安卓体系的硬件功能彻底失去了依托,让战局进入了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其实是谷歌对yunos全球追杀令。
任何一个在海外想要和yunos合作的产商,第二天CEO办公室一定会收到来自谷歌法务部的亲切慰问。法务大棒对全球硬件厂商进行震慑,相当于是杯酒释兵权,让谷歌有时间来调整谷歌的全球战略。

谷歌没有三星的支撑,在操作系统中拓展硬件专利池成了痴人说梦,谷歌选择的方向是加强GMS,将原本放在安卓产权代码大量集成进来,强化软件商店,强化谷歌的钱包,烧钱主打游戏大战,就像Windows推广IE浏览器一样,谷歌以同样的方式在全世界范围攻击各种应用商店,加上全世界范围内用软文洗地,硬生生打出了安卓软件生态。

这个与GMS深度绑定的软件生态,成了安卓最大也最坚固的护城河,只要说起来,外行人看起来好像就是难以逾越的天堑。

可任何策略做不是没有代价的。

第一,从最本质的角度来说,大量产权代码被整合进入了GMS,代价就是安卓的产权代码池长期停滞!互联网是一个快速迭代的过程,停滞意味着成为垃圾。

第二,硬件创新长期停滞。
很多人会说,不对啊,你TM胡扯啊,安卓这一时期才是百花齐放,新设备层出不穷,全世界砍瓜切菜啊,比如华为啊,蓝厂,绿厂,每年为了安卓机皇从年头杀到年尾,手机恨不得一个季度一换。

可你们想过一个问题没有,这些硬件创新的产权属于谁?是开发新功能各大厂商,还是安卓啊?

就是三星带头,散装的安卓世界所有硬件厂商都不鸟安卓,不对安卓系统进行反哺,做安卓手机可以累计属于自己的技术资产,上哪去找这种机遇啊!
众多硬件厂商拼了老命,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所以安卓体系在谷歌应用商店达成事实上的垄断时,还能极速扩张。

在这个阶段,是硬件创新的黄金时代!
是谷歌的商业抉择主动让出了生态位!
谷歌对硬件孱弱的控制能力,往往只能在发布会上做个样品,自己做出来的硬件只有少量的谷歌粉会买,在商业上取得成功的都是别人,产权都是别人,受益最大的大家看看销量排行榜就知道了,国产手机的狂欢。

应用商店的后向收入在当年只是毛毛雨的浮财,短期得失算得了什么?

以操作系统参与者的视角来看,硬件厂商是我们最大的合作对象,对各家的情况比较了解,华为的投入是第一梯队,就算是在众多科技圈水军一直看不起的蓝厂绿厂,技术投入也是吊打全世界。

举个例子,2015-2018,以我们监控到的一些数据,在安卓拍照技术方面的投入,排除华为和三星走自己的路。

蓝厂+绿厂=索尼+所有安卓厂商+所有数码相机厂商的投入总和。

蓝厂和绿厂能满世界打人像拍照广告,没有被铺天盖地的水军淹死,反而越打越强,是因为他们真的有底气,他们把全世界做镜头调教的人力价格硬生生抬了10倍,由于绑定索尼合作,硬生生把索尼的摄像芯片抬到了行业垄断者的宝座!

走自研路线的苹果三星华为可以干翻另一个不相干的行业?当然可以,可速度绝不会这么快。就是蓝绿两家带头挖空了整个行业的人才,让数码相机一夜之间成了夕阳产业。

摄像领域脱离了谷歌的掌控,其他功能模块的更是如此。
比如如火如荼的可穿戴设备,全靠各自的APP来做功能支持。

哎呀,用高情商的话来说,连安卓都充满了美式的民主自由,事实上就是安卓的产权代码进一步被稀释。
那么这一阶段yunos在做什么呢?
做得很简单,就是绕过谷歌的产权陷阱,搭建自由生态体系。

先发优势严重限制了可以选择的技术路径,庞大到让人绝望的安卓生态让人无法割舍已有的市场。
所以yunos做了一个无奈的选着,双框架体系。
就是保证100%兼容安卓的同时,搭建一套属于自己的生态体系。
是不是很熟悉?鸿蒙2.0选择了和yunos一样的路径。

那么我以败军之将的身份,说说当年失败的经历,让大家对鸿蒙现在面临的困境有一个直观的了解。

1.大厂绝缘。与谷歌摆在台面上的专利纠纷,没有任何一家大厂敢下场表态,海外市场是以百亿为单位的经济利益!
没有大厂加入,整个生态的进步速度永远追不上安卓生态的膨胀速度。

2.新用户获取艰难,尤其是海外新用户获取难上加难。存量用户可以用升级转化,可是新用户呢?
yunos当年选择可以找各种山寨机,靠补贴政策一度成了山寨机之王,可用户质量太差,无法形成有效的正向积累,又被专利大棒堵住了国门,进退维谷

3.难以处理的舆情。安卓本来就是一个散装的玩意儿,采用了与谷歌类似的方式拼装系统,哪怕你的产权比例超过了谷歌对安卓的比例,你怎么证明你不是一个套皮安卓?

我周末和一个律师朋友仔细盘了盘,可以负责任的说,不说放在台面上当暴风眼的鸿蒙,以蓝绿两家累积下来的家底,就算现在搞一套新的文件系统,把各自的OS拿出来,都可以说具有完整的自主知识产权了,因为产权量大概率已经超过安卓的比例了。(不信的话去看一下新增知识产权列表,ov两家的增速极其吓人。这张表一直被戏称为烧钱排行,代表着以亿为单位的真金白银)

这种情况下,怎么证明自己不是安卓?
yunos一直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所以整个第二阶段是被谷歌单方面追杀的过程。无数的商业合作都被掐死在襁褓之中。

同样的,当年我们吃过的苦头,鸿蒙免不了也走一遭。

对第二阶段做个小结:
当我们写了自主代码,发现自主代码不等于自主产权,
当我们写了自主产权,我们没办法证明自己是真正的自己,甚至没有勇气主动去与安卓做切割。

因为与安卓生态的切割正是安卓千方百计想做的事情,他怕的是你去争夺安卓生态的控制权!

说起来,看到2019年的贸易战,让我这种基层小虾米对第二阶段的博弈认识更加深刻。谷歌与美国的局面非常相似,没有任何硬件的控制权,有专利,有与美元一样战局垄断地位的霸权GMS。

随着两次的失败,yunos元气大伤,不可避免的进入了第三阶段,那就是赌未来。

好巧不巧的是,yunos选择的未来,叫做万物互联。大家看了鸿蒙的发布会,是不是特别眼熟呢?

此时大家是不是可以拿出黄四郎和张麻子的梗图,来一句,竟有如此相似?

当然,因为这几乎是唯一的出路。

yunos纯操作系统的道路,投入了天量的资金和资源,收购了不计其数的周边公司,被谷歌正面击溃。
三星走芯片加操作系统的道路,被谷歌打得满头包,只能圈地自萌,很快就玩不下去,回到了谷歌的怀抱。

从本质上来讲,万物互联就是瞄准谷歌没有硬件制造的缺点,整合产业链去争夺安卓体系的主导权,叫yunos也好,叫鸿蒙也好,名称或者操作系统只是一个旗帜,一个招牌,一个阵地,一个锚点!

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万物互联的口号就是进一步打击安卓的产权占有率,增大全行业的硬件产权比例,刺激全行业的野心,进一步让安卓远离制造端,将谷歌架在半空,找到合适的时机就可以取而代之!

万物互联是一个赤果果的阳谋,因为长期将精力集中在GMS,让谷歌没有足够的筹码,在万物互联的时代争取足够的话语权,没有办法用GMS去造一个全新的护城河。

现在的应用商店,连超级APP圈地为王都对付不了,苹果这样的小霸王都只能和微信啊,非死不可,抖音啊之类的诸侯商量着来,凭什么对付万物互联的终端厂?

可惜对操作系统来说,这是一个比钱多,比血厚,比命长的策略,本质上是一个司马懿熬死三国所有雄主的游戏。

yunos起了个头,然后血流尽了。

具体流了多少血,大家去翻财报,反正是阿里系的前几名,流到阿里几乎生病的程度。

作为败军之将,或许有点资格来聊聊同路而行的友军。

鸿蒙现在的处境其实比yunos更加艰难。毕竟他们更有排面,背负着美国制裁,想要进行外部合作需要足够的勇气。

鸿蒙具备其他人无法想象的优势:

第一,通信领域的家底之厚,简直难以想象。万物互联对包括谷歌包括阿里在内都只是一个口号,对华为来说就是他们的必经之路,5g已然在手,6g就在前方,就是到时候还连不了,789g总有达到的时候。
主动权和主导权在他们自己的掌握之中,只要资金链不断,他们积累下来的护城河可以让所有人都绝望。
美国人为啥要斩掉华为的手机业务,打掉他们的现金奶牛?

第二,国家需要自主操作系统。
如果yunos命稍微再长一点,熬到贸易战的时候,说不定还有秽土转生的机会,可惜了。
根据之前hr同学的统计,国内能做嵌入式系统的人力有好几十万,可做通用操作系统的而且年龄合适的人不到五万,能够作核心骨干的人大概2000以内。

那么从国家,从产业的角度,需要怎样的操作系统呢?
答案显而易见,给整个民用制造领域做引擎的操作系统。
那么国家关心这个操作系统是不是套皮安卓吗?
关心才怪呢!只要有一个自主的操作系统,可以最极端的情况下一夜之间给整个制造业兜底,就满足了最低的需求。如果还能够有足够的弹药让外交天团去打口水战,那就是超额超量了。

第三,良好的设备基础和用户根基
就算遭到了制裁,华为还有足够多的高端设备去展现自己系统的优越性,可以用事实去扇喷子的耳光。
当年yunos被人喷性能垃圾,均价600块的手机性能差,能全怪系统吗?

yunos被喷广告多,当年的设计指标就是按照小米80%以下立项,也按照这边标准验收,还不是因为用户质量不行,没人站出来为yunos发声?
自己当年底子不好,打架骂战都不是别人的对手。

没想到胡说八道写了这么多,也许是败军之将的惆怅,感慨,还有不甘和无奈吧。

对于鸿蒙的未来,只要华为主营的通讯业务不变,只要华为不被制裁到资金断裂,鸿蒙必然未来可期的。万物互联对其他人是吹牛,TMD华为真可能做到!甚至可以说除了华为暂时蓝星没有第二家企业有机会。

还因为竞争对手安卓只要不立刻吃掉三星,已经没有任何可能在万物互联的时代去给第三方厂商赋能了。散装安卓不是说说而已,已经散失了硬件领域的创新能力

时代变了,强如苹果再也不可能具有一家养活全世界的科研优势了。
规模不够的厂商,选择安卓大概率是自己苦哈哈去做孤独的开拓者,还不如搭华为的便车,蹭一下蓝星通信领域第一研发狂魔的新技术。

鸿蒙未来会达到什么程度?
鸿蒙未来的高度,未来的市场占有率,是个政治问题不是一个商业问题。
不过想要动摇安卓的地位,成为散装安卓领域的另一个盟主,20%的市场占有率必不可少,尤其是高端市场,份额绝对不能低。如果鸿蒙走yunos低端走量的老路,就与是主动将话语权拱手相让。

鸿蒙需要与安卓切割吗?
鸿蒙如果能够找到合理合法的方式与安卓融合,才是真正插在谷歌咽喉上的匕首。
主动切割是自绝于产业链,自寻死路。
就算美国政府亲自出手,也要在全世界范围内想办法争夺安卓的产业链,至少要想办法打赢一两场版权官司,然后再用专利做筹码换去正常的市场地位,熬到国家出牌。
抖音已经跪了,能够直接面对海外个人用户的牌不多了,万物互联的操作系统具有无限可能,很适合去营造软实力。扒开安卓真实的产权关系,其实也就是吹出来的软实力而已。

万一鸿蒙倒了怎么办?
蓝厂绿厂眼巴巴看着呢,散装安卓的世界,他们早就是一方诸侯,争霸的实力都有,绝对有实力做候补,不过血没有华为厚,就算扛得住谷歌扛不住美国政府。

其实当鸿蒙宣布开源的时候,已经完成最基础的历史使命,让可以对接制造业的国产系统从0到1。

要不是专利和制裁的危机,谁想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有了这个开源系统,就有了足够的筹码。

蓝厂绿厂不做任何表态是最好的策略,进可攻退可守,作为经历过一次失败的人,我认为他们表态就是失分,沉默能够换来各方面的好处,沉默时间越久,就意味着定力越好。

铺天盖地的舆情怎么回事?
想当年安卓发布的时候,舆情可是全世界铺天盖地,这才哪到哪啊?
要是没有直观的概念,请大家去查查果粉怼安卓的新闻呗,连乔布斯亲自下场去跳动果粉的情绪,现在呢?

散装安卓的技术路线决定了喷子总能找到喷点,走了这条路注定无法回头。持续多年的专利大战连谷歌自己都躲不过去,何况被美国制裁的华为?
尤其是万物互联是熬时间的路线,还没有连接的时代,不骂你骂谁?

—————
以上内容都是按照回忆写的,思路有点乱,本来想做两张图梳理一下的,突然一想,老子又不是做PPT,弄个锤子的图,大家将就看看吧

转载自NGA的YUNOS老兵浪子狼 的帖子:https://bbs.nga.cn/read.php?tid=27084242

———高赞回复———

从头看完了 有些东西也不知是否正确 但有一段话我觉得很对

鸿蒙需要与安卓切割吗?
鸿蒙如果能够找到合理合法的方式与安卓融合,才是真正插在谷歌咽喉上的匕首。
主动切割是自绝于产业链,自寻死路。
就算美国政府亲自出手,也要在全世界范围内想办法争夺安卓的产业链,至少要想办法打赢一两场版权官司,然后再用专利做筹码换去正常的市场地位,熬到国家出牌。

这一段 与我们和美国打贸易战的策略很一致

你要切割 我们就偏不 我们还就要推动一体化 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 你要砍死我 最起码先捅自己三刀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用猴子也能懂的方式说说鸿蒙